聯繫我們 登入

投資想賺錢,看看巴菲特是怎麼做的

长江行者 2018-03-14 檢舉

準則:良好的長期前景

1989 年,在伯克希爾宣佈它持有 6.3% 的可口可樂公司股權後,巴菲特接受了《塔特蘭大憲章》的商業記者蒙莉莎 · 特納的採訪。她問了巴菲特一個經常被提及的問題:為什麼沒有更早買入可口可樂的股票?巴菲特談到了他在做最終決定時的想法。

他說:" 讓我們假設你將外出去一個地方十年,出發之前,你打算安排一筆投資,並且你瞭解到,一旦做出投資,在你不在的這十年中,不可以更改。你怎麼想?"

當然,不用多說,這筆生意必須簡單、易懂,這筆生意必須被證明具有多年的可持續性,並且必須具有良好的前景。

" 如果我能確定,我確定市場會成長,我確定領先者依然會是領先者——我指的是世界范圍內,我確定銷售會有極大的增長,這樣的物件,除了可口可樂之外,我不知道還有其他公司可以做得到。"

巴菲特解釋道," 我相對可以肯定,當我回來的時候,他們會幹得比今天更好。"

但是為什麼在這個特定的時點買入呢?因為巴菲特所描述的可口可樂的商業屬性早已存在了數十年。

他說,吸引他目光的是發生在可口可樂領導層的變化,1980 年羅伯托 · 戈伊蘇埃塔成為公司董事長,唐納德 · 基奧成為總裁。

保羅 · 奧斯丁 1962 年出任總裁,1971 年出任董事長,他沒有用賺來的利潤在飲料行業裡繼續投資,而是打算多元化,投資水利專案、養蝦廠,儘管利潤微薄,還買了一個酒廠。股東們心懷怨恨地反對,認為可口可樂不應該與酒精有關。為了回擊這種聲音,奧斯丁花了史無前例的钜資大打廣告。

同時,可口可樂淨資產回報率高達 20%,但稅前利潤率開始下滑。1974 年,在熊市的末期,公司市值為 31 億美元,六年之後,升至 41 億美元。換言之,從 1974 年到 1980 年,公司市值的成長率僅僅是每年 5.6%,嚴重跑輸標普 500 指數。在這六年中,公司留存的每一美元僅僅創造了 1.02 美元的市值。

奧斯丁的獨斷專行損害了可口可樂公司榮辱與共的精神。更糟糕的是他的夫人珍妮對公司造成的損害,她換掉公司經典的諾曼 · 羅克韋爾的畫作,用現代畫重新裝飾公司總部,甚至動用公司的噴氣飛機四處搜尋藝術品。不過這可能是她的最後一單了,因為她的行為加速了丈夫的倒臺。

1980 年 5 月,奧斯丁夫人強令公司公園不再開放給員工享用午餐。她抱怨,落在地上的食物招引鴿子,破壞了草坪的美觀。員工們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。公司 91 歲高齡的家長、公司金融委員會主席羅伯特 · 伍德拉夫(曾經在 1923~1955 年領導公司)受夠了,他要求奧斯丁辭職,起用羅伯托 · 戈伊蘇埃塔替代他。

戈伊蘇埃塔生長於古巴,是可口可樂第一個出生在外國的首席執行官,相對於奧斯丁的沉默寡言,他是個外向的人。

他首先的行動之一,就是在加州的棕櫚泉召集可口可樂公司 50 名高層開會,他說:" 大家說說哪裡出了問題,我想知道全部。一旦問題得到解決,我希望得到 100% 的忠誠。如果你們中仍有誰不滿意,我們將給予妥善的安排,然後說再見。" 從這個會議開始,公司的啟動了《八十年代的策略》,一個 900 字的小手冊勾勒出可口可樂公司的目標。

戈伊蘇埃塔鼓勵他的經理們去冒合理的風險,他希望可口可樂首倡行動,而不是回饋。他開始削減成本,他要求可口可樂擁有的任何生意都必須優化其資產回報。這些措施迅速起效,利潤率開始提升。

準則:淨資產收益率

在《八十年代的策略》的小冊子裡,戈伊蘇埃塔指出,公司將剝離全部無法產生令人滿意的資產回報的生意。任何新投資項目,必須具備足夠的成長潛力才予以考慮。可口可樂對於在呆滯的市場上戰鬥不再感興趣。

" 提升每股盈利、提升淨資產回報率才是這個遊戲的主題。" 戈伊蘇埃塔聲明。他以行動踐行自己的諾言:可口可樂酒業生意在 1983 年賣給了西格拉姆公司。

儘管公司在 7 年裡取得了令人尊敬的 20% 的淨資產回報率,但戈伊蘇埃塔並未止步,他要求再接再厲,繼續加油。到 1988 年,可口可樂公司的淨資產回報率達到了 31%。

準則:抗拒慣性驅使

當年戈伊蘇埃塔接手公司之初,他首先拋棄了前任董事長保羅 · 奧斯丁發展的不相關的產業,回歸公司的核心業務:賣糖漿飲料。這是可口可樂公司抗拒慣性驅使的明證。

無可否認,讓公司回歸為一個單一產品的企業,這是個大膽之舉。更令人稱道的是,當整個行業都在競相多元化的時候,戈伊蘇埃塔卻有反其道而行之的心智與行動力。

當時的幾家飲料業巨頭都在用它們的盈利投資一些非相關的行業,安海斯-布希公司用它們從啤酒業務賺來的錢投資主題公園。百富門公司(Brown Forman),一家酒業巨頭,用其利潤投資了瓷器、水晶、銀、箱包生意,所有這些投資的回報都非常低。施格蘭公司(Seagram),一家全球烈酒和紅酒商家,買下了環球影城樂園。百事可樂(可口可樂最大的競爭對手),買下了休閒食品公司(菲多利公司)和餐館,包括塔可鐘、肯德基、必勝客。

更重要的是,不僅戈伊蘇埃塔的行動專注於公司最大、最重要的產品,而且整個公司資源都向最具利潤率的業務傾斜。因為銷售飲料的利潤遠遠大於其他業務,公司將盈餘再投資仍然投向回報最高的業務。

準則:確定價值

當巴菲特 1988 年首次購買可口可樂時,人們不禁要問:"可口可樂的價值體現在哪裡?"

當時,PE 是 15 倍,股價是現金流的 12 倍,分別比市場平均水準高出 30% 和 50%。巴菲特支付了 5 倍的市淨率,這樣只有 6.6% 的收益率,相對於長期國債 9% 的收益率,似乎並不具有吸引力。

巴菲特願意這樣做是因為可口可樂無可比擬的商譽,公司用相對較少的資本支出,能夠取得 31% 的淨資產回報率。巴菲特解釋,股票的價格說明不了價值。可口可樂的價值和其他企業一樣,取決於未來公司存續期內,所有預期股東盈餘的折現。

分析可口可樂公司,我們會發現,從 1981 年到 1988 年,公司的股東盈餘年成長率為 17.8%,高於無風險利率的水準。在這種情況下,分析人員會使用兩段貼現法進行分析,假設公司未來的一段時間以高速增長,然後以稍慢些的水準增長,在這兩個不同階段,使用不同的貼現率,然後相加,得出公司的估值。

我們可以用兩段法計算 1988 年公司未來現金流的現值。1988 年可口可樂股東盈餘是 8.28 億美元,如果我們估計它能在下一個十年裡,保持 15% 的增長(這是一個合理的預估,因為這低於它過去七年的平均增長率),屆時股東盈餘將達到 33.49 億美元。讓我們繼續測算,從第 11 年起,它的增長率降低到了每年 5%,用 9% 的貼現率(當時的長期國債收益率),我們可以推算出,在 1988 年可口可樂的內在價值是 483.77 億美元。

我們可以重複用不同的增長率假設進行計算。如果我們假設可口可樂下一個十年的股東盈餘增長率是 12%,然後是 5% 的增長率,以 9% 貼現率,公司當下內在價值為 381.63 億美元。如果下一個十年增長 10%,然後 5%,那麼價值是 324.97 億美元。即便我們假設可口可樂今後的所有增長率只有 5%,公司也至少值 207 億美元。

準則:以有吸引力的價格買入

1988 年 6 月,可口可樂的股價大約是 10 美元 / 股(已做除權調整),隨後的 10 個月,巴菲特共投資 10.23 億美元,買入 9340 萬股,他的平均成本為 10.96 美元 / 股。到了 1989 年年底,對可口可樂的投資占到了伯克希爾公司投資組合的 35%,成為絕對的重倉股。

自戈伊蘇埃塔 80 年代開始接管公司起,可口可樂的股價每年都在上漲。在巴菲特第一次出手的前五年,股價年均上漲 18%。公司前景如此美好,以至於巴菲特無法以更低的價格買入。他告訴我們,價格和價值是兩碼事。

1988 年和 1989 年在巴菲特買入期間,可口可樂的估值平均在 151 億美元左右,但巴菲特的估值是 207 億美元(假設 5% 的股東盈餘增長)、或 381 億美元(假設 12% 的增長),或 483 億美元(假設 15% 的增長)。巴菲特的安全邊際——相對於內在價值的折扣——從保守的 27% 到樂觀的 70%。

巴菲特說,最好的生意是那些長期而言,無需更多大規模的資本投入,卻能保持穩定高回報率的公司。在他心目中,可口可樂是對這個標準的完美詮釋。

在伯克希爾買入十年之後,可口可樂公司的市值從 258 億美元上升到 1430 億美元。在此期間,公司產生了 269 億美元利潤,向股東支付了 105 億美元分紅,留存了 164 億美元用於擴大再生產。公司留存的每一美元,創造了 7.20 美元的市場價值。到 1999 年年底,伯克希爾最初投資 10.23 億美元持有的可口可樂公司股票市場價值 116 億美元,同樣的投資,如果放在標普 500 指數上只能變成 30 億美元。

來源:www.myzaker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