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繫我們 登入

李嘉誠退了,張忠謀也要退了,兩位商界泰斗留下了怎樣的身影?

长江行者 2018-03-21 檢舉

ca464c8d30d36461a92716719a72958a5

李嘉誠之所以穩中求進,也是因為早期創業時有教訓。塑膠花工廠成立時,為節省租金,找了個貨倉做工廠,因為暴雨,新購置的塑膠機器被泡壞,開業不到兩個月就要另外找廠房。這使李嘉誠意識到,每做一事都需將種種環節考慮周全,給自己留出餘地。他買第一艘遊艇時特別定制了兩個引擎,兩個發電機,以備不測,他說“如果兩個都壞掉,我船上還有一個有馬達的救生艇”。李嘉誠未雨綢繆,2006年就提醒高管團隊要減少債務,準備應對危險,2007年5月次貸風波爆發前他幾次提醒投資者要謹慎。他說:“燒水加溫,其沸騰程度是相應的,過熱的時候自然出現大問題。”

(3)李嘉誠的第三大投資原則,是擇時低買高賣。李嘉誠1950年創業生產塑膠製品,1958年介入地產,1967年香港地價暴跌時購入大批土地。1979年收購英資商行和記黃埔,1985年收購香港電能實業。他抓住內地開放的機會,屈臣氏1989年進入內地,和記黃埔1993年入股深圳鹽田港,並大舉投資房地產。2008年歐洲因金融危機資產陷入低估,李嘉誠出售內地項目轉投英國天然氣、電力等公用事業。2013年後,在內地房地產價格高企背景下,持續套現,而投資於紐西蘭的垃圾處理公司、荷蘭的廢物能源公司、英國的金絲雀碼頭、加拿大的機場外泊車、愛爾蘭的電信公司、澳大利亞的天然氣供應公司、英國的鐵路和移動通信、葡萄牙的風力發電、德國的能源綜合管理公司。

李嘉誠推崇古代“商聖”范蠡貴出賤取的觀念,“貴出如糞土,賤取如珠玉”,高點要像糞土一樣拋售,低點要像珠玉一樣買進。2017年,他連作為“看家之寶”的香港中環中心的75%的權益也以402億港元賣掉,用李澤钜的話,“沒有不可賣的物業”。只是價格問題。

除了上述三大原則,李嘉誠對於投資地點也有明確的標準。他對英國《金融時報》說過:“在決定優先投資場所時,有幾個標準對我很重要:法制法規、能保證投資的政治穩定性、寬鬆的生意環境以及良好的稅收結構,這些都是重要特徵。”

李嘉誠一生,最重要的商業智慧也許是“人求生意就比較難,生意跑來找你就容易做”這句話。如何才能讓生意來找你?要靠朋友。如何結交朋友?要善待他人。李嘉誠說過,世情才是大學問,凡事都留個餘地,因為人是人,人不是神,不免有錯處,可以原諒人的地方,就原諒人;很多人認為生意不好做,是因為只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沒有站在對方立場考慮問題;先考慮對方的利益再考慮自己的利益,就容易達成交易。

3

與李嘉誠的商人本色所不同,張忠謀專注在半導體這一個行業,做到極致。

張忠謀1931年生於寧波,全家在戰亂年代四處遷徙,大部分童年在香港度過。18歲時,張忠謀進入美國哈佛大學,是1000多名新生中唯一的中國人。1950年,他轉學到麻省理工學院,1954年獲機械系碩士學位,1955年在波士頓附近一家公司的半導體部門當工程師,1958年加入德州儀器,1964年獲斯坦福大學電機系博士,並重回德州儀器。1972年,張忠謀已經是德州儀器的第三號人物。

張忠謀一生中最輝煌的篇章是1985年,54歲的他辭去美國的高薪職位,返回臺灣出任臺灣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,1987年在新竹科學園區創建了全球第一家專業代工公司——台積電(臺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)。當時的半導體產業普遍採取IDM(集成器件製造)模式,如英特爾、三星、德州儀器、意法半導體等,從設計、製造、封裝測試,到銷售自己品牌的積體電路。張忠謀意識到,如果又做設計又做製造,無法跟大規模的半導體公司競爭,於是創新性地發明瞭代工模式(foundry),讓半導體公司專注於設計,而把製造交給台積電,同時台積電不是普通代工,自己也開發新技術,保證製造水準一直領先。

張忠謀把握到了機會,許多半導體大公司的設計工程師陸續出走創業,但通常不會建一個製造工廠,這剛好和台積電的模式匹配。台積電帶動了積體電路設計行業的興起,引導產業走向設計、製造、封測的專業分工。

哈佛大學教授邁克爾·波特曾總結了張忠謀的創新:“台積電不但創造了自己的產業(半導體製造代工業),也創造了客戶的產業(半導體設計產業)。”

張忠謀身上有濃厚的工業家精神和工匠氣質,就是腳踏實地,一定要做第一,做世界級的公司。台積電創立之初,他通過私人交情把英特爾剛上任的總裁格魯夫請到臺灣,最初考察時格魯夫發現台積電產品有多達200個缺陷。張忠謀堅持按照世界標準完善,一點一滴地改,最終獲得了英特爾的認證和訂單。

張忠謀素以強勢領導力著稱。在紀錄片《張忠謀自傳》中,他這樣表達自己的意志:“我覺得在半導體產業,在科技產業要做得好是要靠創新,我過去就是挑戰自己,挑戰員工要創新,創新也就是我們頭一個,可是後來就有別人和我們競爭,他們模仿,這個時候我是絕對不客氣的。”他說,移動裝置、高效能運算、汽車電子及物聯網將會是支撐台積電持續增長的四大市場。

4

李嘉誠和張忠謀,一個在商業造詣上爐火純青,一個在產業發展中一枝獨秀,但他們有一些共同的特徵,比如恪守誠信,重視客戶,他們也都是終身學習者。

張忠謀說,“我是有紀律地、有計劃地終生學習,每一個人生階段都不一樣的。開始從業的時候以職業為主軸,那個時候就看半導體的書。三四十歲以前,除了主科半導體之外,我也看金融股票市場,《華爾街日報》是老早就訂了。有了股票,當然要想開始看季報、年報,這些東西到後來當董事長創業了很有用。50歲以後,專業的金融類已經看得相當多了,於是歷史傳記類的就慢慢看多起來。”

李嘉誠不像張忠謀那樣遍讀名校,從小便中斷了正規教育,但他堅持自學,買書,和別人換舊書,養成“搶知識”、“不擇細流”的閱讀習慣。李嘉誠睡覺前一定看書,晚飯後一定要看十幾二十分鐘的英文電視,不僅看,還跟著大聲說,為的是提高英文能力。他在汕頭大學給學生演講時說:“這高增長的年代,要脫穎而出,必須不斷強化謙遜的學習態度。當人工智慧讓機器也有觀察力和邏輯力時,心智、心像力是你擁有洞見,有先見之明潛力的關鍵。”

李嘉誠和張忠謀也都是聚精會神的人。張忠謀專注於半導體,和摩爾定律的提出者摩爾幾乎同時進入半導體行業,是教父級人物。而李嘉誠凡是要事,都親力親為,無比投入。李嘉誠初入地產業,手持碼錶,盡職調查,從汽車站等熱鬧的地方步行到自己準備購買的目標,估算未來人流的情況。1979年他計畫收購和記黃埔,因為交易完成前要保密,幾乎是獨自一人完成了整筆交易的調研、談判,其夫人都不知曉整個過程。

“千聖皆過影,良知乃吾師。”李嘉誠在演講中引用過王陽明的這句話,他說,良知是成就尊嚴和有存在意義的明燈。李嘉誠和張忠謀,不愧為華商的兩盞明燈,有太多精神財富值得商業界體味借鑒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
c50f350a181cb40f289cb0e3c3ab4562a
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